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华夏第一猎人

第379章 玄色雪花

华夏第一猎人 不倒的木头 4655 2019-11-01 11:05

   随着那声惊呼,几乎同一时间,轰的一声巨响,空气如同爆炸,掀起凶猛气浪,将众人掀飞出去,尤其是最前面的红发女更是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但这几个人毕竟都是高手,很快就稳住身形,落地,红发女也在空中几个翻滚以后调整姿势,落在了另一个小土丘背后。

  而后仅存的几人起身望去,之间烟尘落处是一片浓浓的极寒冰雾。刚刚也正是这爆发的冰雾带起气浪,将他们推开。

  冰雾久久不散,纵然烈日当空,都毫无效用,直到大约五分钟左右,那冰雾的边界蓦地收缩起来,朝着科迪拉斯山脉尽头神秘洞穴所在地而去。

  收缩速度很快,肉眼可辩,虽然情况看起来有所好转,但其实十分危险。

  红发女几人对视几眼,仅凭眼神,彼此就已经读懂对方的意思,唰唰唰……几道身影同时从地上弹起。

  却说几人,不管是为了家人也好,还是为了家族或者自己也罢,都不得不继续对于陆海的搜索任务。

  他们深陷困境,而沈崇两家家主,以及高层那些人所寄托的希望,也同样的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身在这片不属于自己陌生的大陆,更加需要一个希望保持活着的感觉。

  “陆海”,这个名字此刻在每个人心里无比清晰。

  几个人紧追着收缩的冰冻区域,不多时,距离神秘洞穴又靠近了五百米左右。

  而同一时间,在地穴之下,某处神秘空间的陆海,此时也正艰难的求生。

  一片银色的世界,陆海的脚粘在地面之上,寒冰蔓延,已经冻到了陆海的腰部,但却不再往上。

  按说是好事,可陆海此时目中如同喷火一般,死死的盯着前面不远处。

  小乌龟哈哈大笑着:“瞪我干嘛,我老人家可是教了你救命之法,快,加把劲儿,马上就要完成了,最多再有一个小时。”

  陆海虽然怒目而视,显得极为愤怒,然后却也同样一语不发,唰的一下收回目光,集中精神,双手合十,并拢,左右挥动,掐印,呼啦啦,无数的珍惜药物凭空出现,澎湃的能量顿时汹涌而出,然后在一片透明能量牵引下,集中涌入陆海的头顶。

  在经由百汇,一路往下,延伸至下半截身体,与蔓延的寒冰对抗。

  不独如此,陆海清晰的感受到,那股能量在对抗寒冰的同时,也有一部分被寒气所吸收,融入这么冰霜雪界。

  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陆海的大量珍贵药材被消耗,陆海每一刻都在肉痛。

  但那只小乌龟却欢呼雀跃起来,压抑不住兴奋。

  但随着陆海的对抗,伴随着陆海身上能量的输出,这片冰雪之地的迷雾开始一点消散起来。

  同时,地面也渐渐亮起一道道的蓝色云纹,仿佛以陆海为引,点燃起来的火焰一般,往四面传递。

  小乌龟则随着其中一道云纹的方向,继续爬下去。

  渐渐消失在陆海的视线里,只有一道声音远远传来,“小子,鉴于你救了龟爷,龟爷大发慈悲,让你死个明白。”

  “这极寒之地本来是为了困住龟爷而设,他们给龟爷下了印记,只要龟爷经过这里,就必然感应到印记而发起攻击,但是没想到进来这里的根本就不是人类!天不灭我啊。”

  小乌龟哈哈大笑。

  它不管陆海心里的震动,只是继续说到,“也恰恰因为你非人的本质,让龟爷的印记转移得以施展,就在你昏迷不醒的时间,龟爷已经完成印记转移。这冰界只能攻击一次,也只能攻击一人。而我转移了印记,也转移了命运,你就替龟爷承杀孽的罪责吧,哈哈,不过,能为龟爷而死,也算你的福分呢。”

  而后,轰隆隆一阵巨响,伴随着熟悉的金光闪耀,小乌龟的声音顿时消失了。

  陆海悬空紫金镯的珍贵药材已经所剩无几,他也已经疲惫不堪,然而,除了地面渐渐完整的云纹,这冰界却并未有任何被破坏的迹象,一个人对抗这样的极寒世界,显得那么渺小,无力。

  换了旁人,或者换了其他时候,哪怕陆海自己,也会被深深的挫败而放弃求生吧。

  然而此刻,陆海自始至终一语不发,因为一股无比强烈莫名的思念,令陆海的心渐渐的坚韧,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坚韧着。

  师傅,沈之慧,崇雨晴,甚至包括那个妖艳的火女副会长,还有七星村送自己烧饼的胖大妈,许多许多善意的,关切的音容浮现,同样一股强烈执念在心头燃烧而起,心中只有两个字,“活着”。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他动念的同时,后背处,一道巴掌大的黑红色印记微微亮起,随着时间,那黑红色印记越来越明显,直到后来发散强烈光芒,竟从后背的衣服直接透了出来。

  那印记是一枚雪花形印记,惟妙惟肖,纤毫毕现,只不过颜色是黑红色的。

  陆海翻动手腕,手心出现一株碧绿如玉的药草。

  最后一株药草了。

  这是陆海现在仅存的一株药草,九叶凝霜草,陆海能感觉其中浓郁的能量散发出来。

  他也能感受到自身周围能量的缩减,以及寒气对身体的入侵。

  他需要一切有能量的东西来续命,争取多一分机会。

  然而望着这株药草,陆海目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明。

  “我是残缺的,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人去喜欢的,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追着我不放,但是,你让我感动。”望着那株药草,陆海喃喃自语一句,翻手间九叶凝霜草不见了,重新放回到紫金玄空镯,置于最好的一枚玉匣里面。

  药物的能量已经消耗一空,而接下来,陆海本身的能量开始被抽取,寒气也继续紧逼往上。

  从腰部,到腹部,冰封,抽取,陆海感觉到生命力渐渐消失。

  但确更加努力的对抗,丝毫不愿放弃,一股执念支撑着,只想用最后的时间,去想想那些美好的瞬间,经历过的人,或者事,感受每一秒的感动。

  极冰蔓延到陆海心脏,陆海呼吸艰难,思维也开始慢慢模糊。

  陆海模糊的知道,要结束了。

  然而就在意识熄灭的最后一刻,他隐约感觉到一阵大地的震颤。

  轰!轰轰轰!

  也就在这一刻,极冰寒界地面云纹全部点亮,冰雾完全散去,大地震动起来。

  突然,陆海背后的黑红色的雪花印记也和鸣一般,发出震颤般的光芒。

  几乎就是这一瞬间,连接着陆海,以及身上包裹的寒冰忽然化作一道流光,涌进了陆海的身体,而更多的寒冰则正从陆海的脚下消失,继续化作流光涌进陆海的身体。

  陆海背后的雪花印记更加耀眼起来,随着不断闪耀,以及那些流光的入体,陆海终于眼前又再一次明亮起来,看到了光明。

  恢复了意识,陆海感觉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一般,完全没有了知觉,却也没有用力,可偏偏就那么稳稳的站着,不对,实际上是悬浮着,离地三寸,凭空而立,任由寒冰所化流光灌入体内。

  陆海有些愕然的,不明所以。看着自己的手脚,愣了几秒,然后忽然抬头,刚想对着空处喊话,却蓦地在脑海中传来一道声音,陆海的目光骤然闪亮。

  “你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