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华夏第一猎人

第170章 回来了吗

华夏第一猎人 不倒的木头 4826 2019-11-01 11:05

   “沈家怎么了?超快告诉我!”陆海忽然转过身来,探出鸡爪子似的双手,试图去抓晓芸的双臂。

  晓芸被陆海的反应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

  周围乘客纷纷回头,司机也大声的吼道:“发生什么了?要不要我停车?”

  晓芸反应过来,连忙朝前面喊到:“对不起,师傅,我们没事!”

  此刻,惊过以后,晓芸的心里其实暗喜。

  因为陆海的反应让她更加确定一件事情,她越发确定陆海就是猎人,而且很可能是深海的猎人。

  再者就是他和深海市沈家必定有着紧密联系,这层关系比他与猎人行会还重要。

  晓芸目光闪烁,望着陆海,定了定神,心里开始琢磨。

  现在有了两条关于陆海的线索,可选择性就大得多了。

  回忆起上次前往猎人行会的情景,太难了,那真是太难了。

  为了去看看陆海,拌可爱去说服警戒的警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了进了那栋大楼,结果守了三天,到最后也还没看到男神。

  不过,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失败了,必须问出下落,查清这怪人的底细。然后把这怪人送还回去,借助这次机会进入到猎人行会里面。

  “我要近距离见见他!”

  “至少也要亲口说声谢谢吧。”

  李晓芸心里盘算着,暗暗决定,却不知她所谓的男神,其实一直都在身边。

  无论谁也无法想到,一个年轻帅气的猎人,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干尸一般模样。

  陆海不知李晓芸心中所想,但看她半天不说话,就着急了起来。

  焦急的一遍遍催促着,后来更是抓住晓芸双臂摇晃起来。

  李晓芸被弄疼了,这才退出想象,小声叫了起来:“哎呀~好,好!我说,你快松开,弄疼我了!”

  陆海松开了双手,晓芸忽然朝陆海靠近过去,小声将昨晚发生在望月庄的刺杀事件,以及事件背后引起深海市形势的变化,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讲述完毕,陆海蓦地安静下来,整个人仿佛定住一般,实则是在思索。

  说到沈家和崇家,脑海中顿时浮现两道靓丽的身影。

  首先一个,自然是沈之慧,那宛如广寒仙子般,清冷艳丽,却又温馨可感的人儿,陆海顿时感觉到深深的喜欢之意。

  在红楼之行以前,那些喜欢什么的,他连想都不敢去想。但在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后,完全的不一样了。

  他确定以及肯定自己的喜欢,年轻的心里完全没有想那么多,此刻回忆着关于沈之慧的过往,渐渐有种融化的感觉,也越来越迫切的想看到沈之慧。

  第二个人,就是崇雨晴那小丫头了,小丫头人不错,这点陆海承认。

  不过能让陆海记得这么牢靠,却完全不是因为喜欢。

  他感谢小丫头是有的,可记住小丫头,最大的理由,其实是因为那枚戒指。

  陆海醒来以后,发现两枚空间戒都被人撸走了,他也有想到,应该就是两女所为。

  沈家那枚戒指,不要也可。

  大不了就当做提前给的定情信物好了。但崇家小丫头这个空间戒指,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却必须要赢回来。

  陆海盘算着自己的戒指,而几乎同一时间,沈之慧与崇雨晴也不一而同的看到了陆海所遗留的戒指。

  沈之慧叹了口气。

  再次回忆起陆海在的那些时间。初见时的傻小子,而后忽然想到父亲信心满满的嘱托。

  那时节,在父亲的眼中,陆海简直就是救世主呀,可是现在……

  沈之慧轻轻抚过那枚戒指,叹道:“你若还在,那该多好!”

  一方面有感于任务中对陆海的牺牲,这多少让人感觉悲壮。

  尤其是当时陆海的舍生取义的果决态度,她亲眼看着那名比自己还要有潜力的猎人,为了完成任务,就那么一点点被抽离生命力,一点点枯萎,直到消失。

  另一方面,至关重要的,那就是关于父亲的担忧了。

  家族集团的生死存亡,这是沈涛坚持一生的责任。

  先前的陆海,在沈涛眼中似乎似乎有着命定之子的感觉,可惜谁也没有想到,突然就死了。

  而几乎同一时间,在深海市另一边的崇家。

  主别墅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崇雨晴正坐在自己闺房的窗口,手肘支着窗户,一双小手托着下巴,眼睛凝望远处,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小丫头看着看着,忽然就念叨起来:“你个笨蛋,到底在哪儿呢?我明明感觉到你还活着的,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哎,说好要打架的,你是不是怕打不过我呀!”

  自从上次回来以后,小丫头就变了,一直这样子,整个人神神叨叨的,总说些让人不明白的话。

  通过盘问崇永昌,崇雨晴的爸妈大概有点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他们一致认为,这是小丫头动了凡心,喜欢上那个叫做陆海的小猎人了,现在那人一死,痴情的小丫头就得了相思病。

  这还了得!我崇家四小姐岂可为一个小丫头患相思病!

  想到这里,沈家爸妈不能安生了,他们全家总动员,发动所有亲朋好友,轮番来劝,同时也请了心理医生,给崇雨晴做辅导。

  可怪事发生了,凡是去劝说崇雨晴的,不管是亲戚,还是心理医生,进入房内不到半分钟就自己开门出来了。

  结果,更加让人意外。

  不但没有人劝导得到崇雨晴,反而个个如同被洗脑一般,如出一辙的劝雨晴父母:“孩子很好,一切正常,你们俩就别瞎折腾了”。

  渐渐的,再也没有人管了,小丫头重获自由,耳根清净。

  此时的小丫头,望着望着,忽然眼睛一亮:“咦?明明感觉到近了的,怎么忽然又没有了呢?”

  崇雨晴咕哝着,忽然从窗台爬了起来,目光一凝,神情专注起来,双目未必,好似入定。

  片刻之后,崇雨晴双目闭合,手微微律动,结出一个古老的手印,而后双手间蓦地亮起一道炫目白光,白光萦绕,氤氲着丝丝缕缕的淡淡光晕。

  那些淡白色光晕,此刻犹如具有生命一般,纷纷从小丫头双手间升腾起开,那些光丝在空中游离一阵,忽然重新回到崇雨晴的身体之中。

  光丝消失了,但崇雨晴依然没有动。

  时间慢慢的过去,约莫半盏茶功夫,崇雨晴忽然睁眼,可在睁开眼睛的瞬间,那双原本澄澈的双眼,竟在这一刻变得黑洞洞,无比深邃,仿佛有两团星云的转动。

  只是,那两团星云每转一圈,崇雨晴脸上的疲惫就增加一份。

  就这样,不过片刻功夫,崇雨晴脸色已经极为难看,眼看煞白煞白的,就在这时,只见她忽然将眼睛一闭,坐在了地下。

  半晌,当她再次睁开眼,眼睛已经恢复澄澈。

  崇雨晴有些呆呆的,喃喃自语说道:“你……你真的回来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