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华夏第一猎人

第190章 进行改造

华夏第一猎人 不倒的木头 4940 2019-11-01 11:05

   十几分钟以后,八辆疾驰而来的车子,来到久月湖公园右边,在那片未开发的区域驶下了公路。

  这里是一片树林,不过这区域树木年限参差不齐,也缺少人去打理,显得杂乱不堪,林间更是杂草遍及,枝蔓横生。

  在树林间有条勉强可以行车的小路,而此时,这条路上还留有清晰的车辙印。

  一号前后各自挥一挥手,做个手势,最后面一辆车子忽然熄火,停在了公路边上。

  而其他车子则沿林间小路,“噼噼啪啪”刮着树枝,磕磕绊绊的驶入进来,直到他们看到前方六辆四座的越野,这才停下。

  车门打开,一条条人影迅捷的从车内跳出。加上一号在内,一共十六名黑猎,另外还有三十多名的执法猎人。

  这些人无一庸手,可在此时,却不由得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紧张气氛。

  在他们的面前,两行明显而又杂乱的脚印,往林子更深处延伸进去。

  一名黑猎主动请缨道:“我带几人先进去探下路!”

  一号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那名黑猎见一号不吭声下面,就当是他默许了。

  转身一挥手,几名熟悉的执法猎人顿时跟了上去,唰唰唰,身影闪烁,眼看就要进入树林。

  就在这时,却只见一号目光一亮,瞬间抬头,脸色大变的喊道:“别去!”

  深海市猎人行会。

  此时的李赫,再次走出办公室,前往猎人中心资料库。

  在这个到处都是计算机,完全靠玩数据的单位里,李赫不知从哪拖出一只如棺材般的金属箱子来。

  输入密码打开,竟然是一箱子的书籍,每一本都显得极为陈旧,甚至破烂不堪。

  李赫脸色凝重,一声不吭的翻找着,一直到十多分钟,终于停了下来。

  他找到了那本他要找的书籍,书名就叫做“久月湖记事”。

  久月湖,都知道它出现于二十年前,然而这本书从枯黄的书页来看,怎么可能只有20年历史。

  李赫顿了顿,慢慢的翻过背面,看了下日期,目光为之一滞……口中喃喃的道:“一百年前……”

  深海市区的另一处,高层的公寓住宅,透过落地的窗户,热烘烘的阳光照入进来,散落在汉克斯半露于睡袍外的光腿上。

  汉克斯躺在沙发上,两侧分别服侍着一名性感尤物,汉克斯的手,在两个女人身上不安分的游走,但脸上却带着邪异的笑容,望向身前的两人:路易斯和莫尔德。

  路易斯和莫尔德躬身,俯首于前。

  汉克斯淡淡看着二人,似乎和你享受这种别人臣服于自己的感觉。

  半晌,才把手从两个性感女郎衣服里抽了出来,淡淡的褒奖了一句:“你们两个很好!”

  “莫尔德,你不错,因为你的及时下手,现在猎人行会的猎人已经开始损失了……虽然人数不多,可是看着别人家死人,我总是这么开心,好,很好!”

  汉克斯张口,由左边女郎喂下一颗葡萄,嚼了两下,似乎有点酸,“呸”的一下,吐在了那女子脸上,女人吓得急忙求饶。

  但汉克斯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笑笑,再次看着路易斯道:“你更不错,以一点小伤为代价,帮我消灭了冥阳血脉的隐患,你居功至伟呀!哈哈哈……”

  想到陆海的死亡,汉克斯不由心情舒畅的大笑起来。

  汉克斯的玉盘上,那道红色细线不但静止,而且彻底消失了。

  再结合二人所带回的证据,关于陆海被攻击的影像,以及棉絮般的尸体照片,汉克斯相信陆海确实死了。

  而就在他们都以为陆海死亡的时候,相信陆海还活着的,只有一人。

  她就是崇家的四小姐,崇雨晴。

  此刻的崇雨晴,正徒步朝着那片山区跑去。

  在崇雨晴的双臂蒙蒙的白光闪耀,同时,一路往上延伸直至双目。

  两点白芒在小丫头目中若隐若现,时而努力的张望,时而停下脚步闭目冥想。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她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一点喜色。

  虽然一路上不停的吼着,追问崇雨晴到底要干嘛。却也自始至终,都紧紧跟着,不离寸步。

  虽然极不情愿,但毕竟是亲戚关系,还有老爹的命令,不能不管。

  渐渐的,距离山区林地近了,更近了!

  约莫二十分钟后,崇永昌,崇雨晴,以及几名实力不弱的保镖,一起来到了山脚下。

  而此刻,在这片山区腹地的木屋中,陆海的身体却像是失重一般,在空气中飘了起来。

  身后的房门,已经自行关上了。

  老者打开从虚空取出的那个沾满新鲜泥土的包裹,望着空中某处低语:“你先出去自己玩会儿!”

  然后,对着空中挥挥手,空气一松,陆海忽然从空中掉落。眼看就要摔落地下,却在落于地面前的一瞬间,空气以毫厘之差再次凝固,陆海也再次浮了起来。

  哗啦一声,木门打开,然后缓缓关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跑了出去。

  而那灰衣人,只是自顾自的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几样东西。

  第一样,是一根尺许长的树枝,通体翠绿,表面笼罩着淡淡的绿芒,生机盎然,熠熠生辉,也不知何许植物所生……

  第二样,是一块通体乌黑的矿石,明明是一块石头,却偏偏无光闪烁,如同活物一般,每隔十分钟就变换一下形状,虽然变形幅度不是很大,却也完全颠覆了常理的存在。

  第三样,却就显得普通多了,就是一小袋不知什么的粉面,看起来很普通,白花花的,就如同面粉一般,而且也没有个光芒什么的。

  包裹中还有些东西,不过灰衣人并没有再往外掏取,而是重新包了起来,望窗外一扔,疏忽间之间那包裹在即将落于地面的时候,忽然一闪,便神奇的消失于空气之中。

  陆海依旧如同死去,不过在灰衣人的眼中,却看到这样一副景象。

  在陆海破败的身躯中,一道道细弱的透明丝线,挣扎着想从其中挣脱出来。

  但却在脱离那具残躯时,被一层微弱的白芒所牵扯,任凭那些透明丝线如何挣扎都不能解脱!

  灰衣人脸上却莫名露出一丝惆怅,凝望片刻,忽然目光一转,恢复到先前的淡然之色。

  左手虚空一点,顿时,只见那一节翠绿的枝条,滴溜溜旋转的升入空中,却在上升至陆海身体上方时,轰然爆碎,竟在顷刻间化作无数绿色光点,然后争先恐后的流向陆海的残躯。

  就在这一刻开始,陆海的早已死去的身体,竟然如同老树逢春一般,肉芽蠕动,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老者再用右手凌空点指,顿时,那一块黑色的矿石也飞到陆海上空。同样轰然爆碎,变成一片黑色光点,与生机盎然的绿芒一起融入陆海的身体。

  这一刻,陆海的都残躯却如同抽风一般,疯狂的扭动起来,同时伴随着噼啪乱响。

  灰衣人则放下陆海在这里自行扭曲,变化。

  自己则挥一挥手,轰的一声,一条巨大的怪物尸体出现在面前地上。

  灰衣人一手捡起那一袋白粉,一手扯了那怪物后腿,然后站起,转身,往门外行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