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华夏第一猎人

第243章 搭顺风车

华夏第一猎人 不倒的木头 3939 2019-11-01 11:05

   “处理现场!”

  为首者一声冷喝,四人中的其中两个,自觉的把枪一收,然后带上手套,便朝路边上走去。

  这条国家级公路很宽阔,路基也很高,整整要高出来一两米的距离,这样一个落差,使得公路与路边树林间形成一道沟。

  那两人紧走几步来到路边上,把两具尸体丢入公路以下,再来到车前,轰的一声,把车子也掀翻了过去,车子轰隆响着掉落下去,在路面上已经看不到什么了。

  只有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正在逐渐消散……

  而就在他们处理好路边的痕迹,一辆车子由远及近的驶来。

  车子不新,只是很普通的那种半旧面包车,而车上也不是别人,正是新闻组的晓芸三人。

  组长的上次事件,几人九死一生,老台长终究不忍心。再加上有相好的几人掀起了捐款,凑出来二三十万,又求一求情,老台长也就借着这个机会原谅了他们。

  但原谅归原谅,处罚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关于那辆采访车的赔偿,台里负责一半,再刨去大家捐款的一部分,晓芸等三人,平均每个人都分摊了十万左右的债务。

  十万块钱,对有些人来说毛毛雨,可对于晓芸他们还是很有些压力的。

  “你说这叫什么命呀,媳妇还跟我说要换房子呢,我这一个月一万块钱的工资,本来就要命了,平白又摊上这十万块,我哪里弄去呀!”

  组长一边开车,一边嘟嘟哒哒的发着牢骚,释放着压力。

  却走着走着,忽然“咦”了一声,他在车灯里看到了一辆车子,那是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子。

  歪歪斜斜的停在那里,以他的经验判断,不是事故,就是车子坏了,顿时眼前一亮,骤然加速,来到跟前却“嘎吱”一声,停了下来。

  组长将头深处车外,趴在前面车窗口,“喂,伙计,车坏了吧,我们有工具,要租工具五佰,要是需要帮忙修理那就一千,不贵!给你们省时间也省力气,你看……”

  组长被债务压的,竟当路上拉起生意来,却怎知对方并不买账,他这边还没说完,对方一人却忽的拧眉怒斥一声:“滚!”

  声音之中杀意昂然,浓浓的杀气笼罩过来,而就在这时,另外两人也出现在车旁。

  组长面色变了变,额头冷汗,却强装镇定的干笑一声,缩回了脖子,车子轰的一声快速驶离。

  而望着逃也似的新闻采访车走远,几人目光闪烁一下,这才收回目光。带头之人忽然说道:“目标猎人出身,一旦金蝉脱壳成功,我们就很难再找到他了,上车,沿途再找找。”

  “妈蛋!那几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才不是稀罕那几个小钱,我是想探探底,要是有什么线索,我好给人民警察贡献情报呀。”

  新闻采访车速度开的很快,很快就跑出去好几里,组长又自言自语起来,他在为刚才很没面子的一幕解释着。

  然而,车子后面的两人都没有接话。童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而晓芸则根本没有陪他闲扯的心情。

  晓芸忽然想起上次久月湖事件,那个自己等人带回的怪物,就在那里被杀死。

  “他其实不坏,虽然是长的丑了点,但好像也没真的干什么坏事……”对于陆海的命运,以及遭遇,晓芸产生了一丝不平与难过。这感觉,竟和崇雨晴在红楼那时候不谋而合。

  然后就是之后有人救了他们,她没有很清楚的记忆,但隐隐约约记得一道身影,没有看清楚脸,可她记得那个背影,隐隐有种感觉,就是他!当初的那个他!

  但是,有人却告诉他,谁是陆海死了,那个她在心里暗暗感念的猎人竟然死了!但她不信,虽然没有任何理由依据,但就是不相信!

  而就在晓芸思绪纷纷,上演内心戏的时候,采访车却嘎吱一声,突然急停下来。

  “我去,你不要命了!”车里传来一道恼火的呼喝之声。

  就在刚才,突然从路边冲出一人来,突兀的出现在路上,并且在路中间伸手拦车,要不是他清醒,怕是直接就撞上去了都。

  “喂,你……”组长再次把头伸出车外,想要冲着那人吼两声,哪知才刚把头伸出去,都没来得及喊出半句,却蓦地发现,那人已经出现在车窗旁边。

  这人打扮有些奇怪,遮得严严实实,大晚上的还带墨镜,显得有些诡异,但他手里一样东西,却偏偏极具吸引力,让恼火的组长成功闭了嘴巴。

  他手里拿着的,是钱!一摞儿的足有五六千块钱!

  “搭个顺风车可以吗?到下一个城市。”那身影晃了晃手里的票子说道。

  组长一下子哑了,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严重缺财的穷鬼。

  “嘿嘿,好,好好!”组长一把夺过钱,马上脸上有了笑容,冲后面车里喊道:“咱的东西靠前面放放,后一排给腾个地儿,咱们捎个人。”

  那人被安排在面包车最后面,一上车那人就歪倒在车里睡着了,仿佛很累的样子。

  车子继续行使。

  这拦路之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刚刚绕小路,又回到大路的陆海了。

  他很意外,竟然能够再次遇见晓芸三人,只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变了样子,不再是那么恐怖的形象,他们,陆海觉着,即便是没有遮掩,晓芸他们应该也是认不出来的。

  而就在陆海离开了深海市,并且距离越来越远之时,远在二十里里外,在那一处路卡旁边,坐在车里的崇雨晴竟然忍不住的掉落了眼泪。

  “他走了,他真的离开了……”

  小丫头双手白忙闪烁,一层淡淡的,一般人看不到的光晕,从她身上弥漫起来。

  此时的小丫头格外敏锐,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她感觉得到,陆海的正在远去,而且很快就会彻底脱离她的预感范围。

  果不其然,才不过片刻功夫,那种熟悉的感觉忽然就消失了,小丫头脸色瞬间白了,急忙推开车门,跑出了车外,身上维持着淡淡白芒,前后左右的跑动着,试图能够再次感觉到陆海的存在,然而什么都没有……

  真真假假,来来去去,一切只如一场梦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