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华夏第一猎人

第6章 久月湖畔

华夏第一猎人 不倒的木头 5219 2019-11-01 11:05

   “久月湖畔,凌晨三点。”

  陆海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里已经传来一阵“嘟嘟”的盲音。

  “哎,我说...你...”

  陆地眉毛一挑,“居然挂我电话!”

  手一扬,想要把手机再次丢回到桌子上去,但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想起什么。

  顿得一顿,赶紧拿过手机来看时间。

  “我去!”陆海大叫一声,猛地跳了起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陡然发现,此刻居然已经是凌晨两点二十五分了。距离二次考核,仅仅还有不到35分钟!

  “玛德!要死这是!”

  想起方才,他终于明白在电话里火女的意思。为啥会提醒他不要迟到了?因为这都特么已经快到点了,而他却才接到考核的通知。

  陆海不敢怠慢,提溜着头盔就朝着墙根的摩托车扑了过去。

  “轰――轰轰――”

  下一刻,摩托车轰鸣着冲向了黑夜。

  车子在街巷间穿梭而过,不时的传来嘎吱的急转声响。

  连过七个路口,终于驶上了去往久月湖的主干道。

  陆海所在,是深海市西侧的边缘地带,而久月湖在深海市东郊外五公里左右。要想到达那里,需要穿越整座城市。

  没有时间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又是几分钟过去,只剩下不到30分钟。快,要快!要赶快!

  “轰――”狂奔的摩托,如同一只在黑暗里冲刺的猛兽,带着巨大的动能,轰鸣着撕裂黑夜。

  耳边因为急速行驶带来风声呼啸,陆海心中焦急,只恨车子没长翅膀,油门不断,速度狂飙,摩托过处几乎要在地面带起火花。

  就这样,一路上的风景迅速被抛向远方,消失不见。

  一杆杆路灯,一栋栋建筑,一个个的公交站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两点五十分。

  而此时在陆海的超高速狂奔下,也已经走过来大半的路程,眼看已经逼近城市边缘,快要到了!

  得亏了这是半夜,倘若白天,交通拥堵就不说了,要再赶上一个交警围堵,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玛德!”想到这里,陆海就不由得气恼,又是一声暗骂。

  然而,就算是不爽,那也不敢速度稍减的。

  陆地这边一路狂奔不提,却说那久月湖畔,此刻已经聚集了为数不少的一群人。

  久月湖公园,占地9000亩,水域占地百分之六十。

  夜晚的久月湖,极为安静。

  昏黄的路灯照耀下来,草间虫鸣,水中的鱼跃都清晰可辨,甚至就连树叶飘落,也能传出老远。

  就在这样一个时候,在湖边的某处,却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滴答,滴答,滴答――”

  一名浑身火红色紧身装束,异常性感的中年女子,再一次看了看手腕上金表。时间是凌晨两点五十五分,“怎么还不到呢?难道真的来不了了?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明白我说的意思。”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猎人行会副会长之一的火女。

  此番被特别委任进行本届猎人考核的所有事宜。一切顺利,按部就班,只是出了那么一点点的纰漏,最后一位报名猎人的应试者没来。

  而偏偏那位未来的应试者又必须要等待的。

  距离考核只有五分钟了!

  火女看了看表,又看了看眼前,身前十几米处,一群人列成三排,一共九十九名初级入选者,此刻除了陆海以外全部赶到,默默地等待。

  这些人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站的如同一杆杆标枪一般。

  在他们眼里,这位传说中武力顶天的火女大人,此时竟然有些焦躁,时不时就看看表,然后朝着远处的公路张望一番。

  有消息灵通者悄悄的说道:“最新消息,听说这次考核共一百名应试者,我们这里99人,估计是等最后一位。”

  “什么人啊,这么有面子?”有人好奇问道。

  “什么的面子,我看是走的后门吧,指不定是个什么关系呢?”一位身材高大,却面色惨白如同痨病鬼一般的青年说道。

  原本此人正一脸色相,偷瞄身材火辣的主考官火女。

  可是听到众人的说话,再看那女会长大人的样子,顿时他吃味儿起来。随即,脸上带着几许不屑,说话也阴阳怪气起来。

  “就是,身为猎人,居然连考核都能迟到,这样的人也只有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才能办得到了。”一名红发女青年很及时的附和痨病鬼的说话。

  痨病鬼听到有人支持自己的说法,顿时受用,赞许的看了那女子一眼,女子脸色一喜,受宠若惊。

  “不过,能让火女会长这么重视的,说不定也确实是权贵家族的后人吧。”就在这时,一个弱弱的声音传了来。

  痨病鬼青年闻言皱眉,冷哼一声:“在这深海市,有谁能够大过我们崇家的背景。我倒要看看他是哪路神仙,等下考核开始,你们几个看我眼色行事,不死我也要他脱层皮!”

  痨病鬼青年气焰嚣张,一副大哥做派,牛气哄哄的指了指几个聚拢在身边的应试者,“帮我搞定他,回头一人一间黄金海岸的商铺。”

  然而,话音未落,就听一声轻笑传来,“一群无脑的家伙。”

  “你骂谁呢?说谁无脑!”痨病鬼崇姓青年顿时暴跳,如同被揪了脑盖皮一般,目光四处扫射,似乎要择人而噬。

  然而当他看清楚声音出处那人之时,却立马就蔫了下来。

  “是你?”

  方才说话的,是一名年轻女子,最多不过二十岁的样子,身材高挑,皮肤白净,一头黑发扎成马尾,更显得几分英姿飒爽。

  女子穿黑色修身的长袖,松紧适中的牛仔裤,脚下一双白色板鞋。这身打扮普普通通,看似与寻常人无异,但是每一位有点见识的深海市原住民,却都不敢小视于她。

  因为她叫沈之慧,因为她是深海市第二家族的沈家大小姐,更因为沈家有个护短的沈疯子。

  沈家虽然实力不是最强,可那沈家家主沈疯子实力却着实不弱,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A级高手,一掌能够击碎混泥土墙壁的存在。那么现在呢?没有人知道。

  沈疯子,人如其名,性格火爆,一旦与人结仇变死缠烂打,不计损失,非要打到对方认输不可。

  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招惹这家人。

  救连那痨病鬼的家族,也都告诫家族中的子孙晚辈:“在这深海市,谁都可以惹,但一定要记着,不要随便去招惹那个该死的沈家!”

  痨病鬼青年望着沈之慧,怒目而视,没有动。

  人虽未动,但身体轻微的哆嗦着,显然气的不轻。再看那沈家大小姐沈之慧,却是高傲的一转脸,选择了无视。

  “你...你太过分了!”痨病鬼愤慨道。

  一旁小弟们赶紧围拢过来,正要给他们的主子宽心,忽然“轰――”的一声响动远远的从寂静的黑夜里传了过来,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一抹雪亮的灯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陆海来了。

  身为副会长的火女,脸色顿时舒展了起来,沈之慧也回头看了一眼,只是依然平静的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除了考核没有任何人能够激起她的兴趣。

  可是在另一边,崇家的痨病鬼青年,却目中阴翳寒芒一闪,骤然生出几分杀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