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豪门私藏挚爱妻

第一卷: 第471章 蔓蔓,我只是说了实话。

豪门私藏挚爱妻 秦烟薄云深 4487 2019-08-02 06:18

  林蔓似乎是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她忽然笑了,指着林夜恨声问:“不会放过我,你什么时候打算放过过我?啊?”

  “你明知道我和秦烟薄云深之间的纠葛,为什么要去给薄云深鉴定照片的真伪?”

  “你为什么要告诉薄云深那是真的?就算有一天,薄云深真的迁怒邻家,那也是你害的!”

  林夜蹙眉。

  他还是第一次见林蔓这样不可理喻的人。

  “蔓蔓,我只是说了实话。”

  “薄云深不喜欢你,别说你们在一起八年,就算是你们在一起八十年,强扭的瓜也不甜!”

  “你放屁!”林蔓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林夜,你不是一直在桐城吗?如果云深不喜欢我,为什么他和秦烟结婚三年,一点结果都没有?”

  “我听说,秦烟可是差点死在薄家老宅里。”

  “说什么薄云深去的不及时,不管是薄家公关扔出来的屁话吧!”林蔓笑了笑:“是不是我离开之后,云深迁怒了秦烟,这件事情你比我清楚!”

  “云深爱我,哪怕是不要他自己的命!他现在不理我,不过是因为我差点害死茵茵而已,他只是生我的气,你等着看吧,云深会娶我的!!”

  林蔓说完,拎着包出门。

  路过林夜的时候,被男人攥住手臂。

  她瞳孔漆黑,冷冷的看着林夜,后者眉梢紧紧拧着:“你去哪儿?”

  “我去洛杉矶啊!云深离不开我,亲自给我订了机票,让我过去陪他!”

  林蔓掰开林夜的手指,一根一根,冷漠无比,她嘴角勾着,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低声说:“林夜,你应该知道的,我被秦烟逼出国三年,我讨厌洛杉矶,讨厌国外的一切,所以才砸了东西。”

  “但是,云深已经生了我的气,我不去哄他,你替我吗?”

  林蔓身上穿着一件裸粉色的裙子,站在林夜面前,空凋里的冷风拂过来,带起了林蔓的裙角,令她看上去无端的动人。

  林夜无法确定他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眯了眯眼睛,林蔓却没什么心思陪她玩闹,一把挥开林夜,不耐烦的开口:“你少碍事,再阻拦我做事情,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出了林家的大门,林蔓嘴角牵了牵,拦了车子去机场。

  出租车上,她给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对面接了起来,口吻不好的问:“什么事?”

  薄妈妈不喜欢秦烟,但是更不喜欢林蔓。

  要不是她,秦烟也不至于说死了,不肯给薄云深捐献骨髓!

  如果不是薄云深喜欢他,如果不是她还有刺激秦烟的作用,薄妈妈才懒得接她的电话。

  “伯母,是这样的,我刚和云深通了电话,我打算去洛杉矶给他一个惊喜。”

  “我听云深说,他和洛杉矶八字不合,刚到地方,断了的肋骨就差点扎到了胸腔里,我很担心。”

  “你能不能帮我问问,问问云深的病房号,在那家医院?”

  薄妈妈一听,就慌了。

  肋骨差点扎到胸腔里,这种事情,一听就非常的严重。

  这可是会出人命的大事!

  “什么?我现在就给瑾言打电话,我也去,我不放心,我和你一起去看他。”

  林蔓不紧不慢,“伯母,云深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您去了不是让云深担心么?我自己过去就好了,他一个男人,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小心。”

  “我去看着他,我放心,您也放心。”林蔓说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你也知道的,我如果说要去,云深肯定不同意,说什么过两天就回来了。”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林蔓愿意去照顾薄云深,薄妈妈有什么不同意的?

  “成成成,我现在就去给你问。”

  薄妈妈挂了电话,直接打给了顾瑾言。

  顾瑾言正在公司开会,看见薄妈妈的电话,打了一个暂停会议的手势,然后走出会议室,去接薄妈妈的电话。

  “瑾言啊,我是你薄伯母。”

  “我知道,伯母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顾瑾言和薄云深好兄弟很多年,对薄妈妈也很了解,典型的贵妇,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有一点,就是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瑾言,是这样的,云深不是出国了吗,我想问问他在那边怎么样?”

  “我听人说,云深的肋骨没好,还差点有了更加危险的意外,就想问问你,他在哪个医院啊,病房号是哪个,伯母不放心,想让人去看看他。”

  顾瑾言眉梢顿了顿:“伯母,这种事情,应该也不是什么秘密,你怎么不问老薄,反而绕这么大弯子,直接问我?”

  薄妈妈噎了噎,顾瑾言笑了,一双桃花眼里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伯母,您了解老薄,他不是个安安静静住院的人,谁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医院里?要不,您等我一会儿,等我开完会,我打电话给许霖,帮您问问?”

  薄妈妈好歹在豪门大院里混了几十年了,怎么会连顾瑾言的推脱之词都听不出来。

  她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牵强,“没事,我自己打电话给云深吧,瑾言啊,伯母打扰你开会了,你忙你的!”

  “那好。”

  切断电话,顾瑾言直接折身进了会议室。

  公司里的人都在等他,停下聊了一会别人的家务事已经够了,孰轻孰重,顾瑾言分得清。

  这边儿,薄妈妈挂了电话,脸色沉了沉。

  她马不停蹄的给许霖又去了一个电话。

  顾瑾言不说,她心里又开始膈应,薄云深是不是很严重啊,他身体素质不行,是不是有什么潜在的危险因素啊?

  薄妈妈心里焦灼,许霖刚接了电话,她披头盖脸,问了一堆问题。

  “许霖,你老实跟我说,云深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事情?”

  许霖懵了一下:“薄总?薄总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伤口正在恢复,没出事啊……”

  “是么?”

  “云深在洛杉矶哪个医院?病房号是什么,你跟我说清楚,晚上我有一个朋友要过探望他。”

  ,content_nu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