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顾晚霍 西州

第81章 我家西州年纪小,你不要欺负他

  .

  冰冷的质问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惊。

  “四弟,这件事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霍家的三少爷霍明浩匆匆赶过来,满脸堆笑的对霍西州说:“是这样的,我娘家的一个表妹,巧了,也是今天成亲,当然没有四弟这样的大手笔,能把红毯铺成大路,但喜堂里还是要铺一铺了。

  谁知道他们去买红毯,却被告知全城的红毯全都让四弟给买走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想着四弟和弟妹都进门了,想必这一段路就不要红毯了,才擅自拿走了的,也就是一小段路,路上我都让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尘土,四弟妹放心走吧。”

  霍明浩是个笑面虎,这话说的客客气气的,好像他真的不是故意为难顾晚似的,而且话里行间都透露出霍西州以势压人,将红毯全都抢走,连霍明浩娘家的表妹出嫁都找不到红毯……

  “原来是这样,”顾晚清冷冷的开口:“可就我所知,三少的那个表妹早在半年前就定下了婚期,可我与西州的婚期却是月前才定下的,三少的表妹……或者是三少表妹的夫家,半年都没买到喜堂要用的红毯,还要从我和西州的婚礼上借,三少,三少的表妹,还有三少表妹的夫家……的能力得加强了呢!”

  “扑哧!”围观的人群众,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是啊,人家霍西州的婚约距离婚期不到半月,人家都能买到全城的红毯,三少可是出动了三方的人马,竟然还买不到喜堂要用的红毯,还要动手拿少帅已经铺在了府里的红毯,这果真……”无能啊!

  霍明浩的心猛地一沉,气的肺疼。

  没想到自己故意给霍西州挖的坑,竟然被顾晚几句轻飘飘的就破解了。

  还让这些看热闹的人质疑他霍明浩无能?s3;

  该死的,这个顾晚果真不容小觑,他承认是他低看了顾晚一眼了。

  “哈哈哈,”霍明浩又笑了起来:“是是是,我无能我无能,我这个人啊自小就不怎么爱学习,当年父亲要我带队出国留学,我一听,天啊,要漂洋过海去那么远,那简直太辛苦了,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四弟,看,我四弟出国留学一趟回来,那是样样都好,弟妹,你嫁给我四弟,那是绝对的好姻缘。”

  “不过,听说你为了嫁给四弟都断了与娘家的血亲呢,啧啧,勇气可佳,虽说你那妹妹前些日子与霍家大少爷在我家的祠堂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被当场抓住了,嗯……这件事是有些让人脸上挂不住,可你就这么跟娘家断了血亲,难免落人口实,再说女人家没了娘家作为倚靠,万一你以后和我四弟闹个小矛盾什么的,你……

  不如这样,如果说你以后和四弟有些不愉快了,你就来找三哥,三哥一定为你做主,为你开解,让你重展笑颜,如何?”

  这些话,不仅仅是将霍明浩自己抬高,还将霍西州的优秀推成了他的功能,又故意让人觉得顾晚是为了怕被顾雨婷拖累才与娘家断了血亲,还顺带调・戏了顾晚一把。

  一时间,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等着看好戏。

  “四弟,我想你的日子是过的太清闲了一些,道清县那边的匪患频起,不如我向父亲建议,派你过去压一压?”

  &;nbs

  p;道清县?

  顾晚的心顿时缩了一下。

  她是知道那边的匪患有多严重的。

  前世里因着霍西州执意要了她这么一双孟家不要的“破鞋儿”为妾,她进霍家没几日,霍霆就派霍西州去道清县剿匪,后来,匪患是解决了,霍西州也带了一身的伤回来,在床上躺了好几月才能下地。

  而孟云惜,就是趁着那段时间来找她,唆使她背叛霍西州,与孟书衡往来,借着霍西州的名义,让孟书衡从大帅府里的“厕所长”成为了大帅门口站岗执勤的小队长,再后来,孟书衡就意外救了大帅一命,再往上爬了一大步。

  现在,她怀疑那所谓的救命之恩也是孟书衡刻意的制造出来的……

  想到这里,顾晚伸手,主动抓住了霍西州的手,平静的说:“三哥,我觉得西州的建议不错。我也建议三哥去剿剿匪,立些功德,也好在家里立足。”

  “不过,就我所知,当年出国留学西州确实是第一人选,因着西州虽是正房所生,性子清冷些,不怎么爱说话,却也从未欺压过你们这些偏房出来的,相反,他自小就比哥哥们要更努力一些,所以,是家里面最优秀,并且,在出国留学之前,西州就已经学会了外国语,这是上面的三个哥哥谁也不具备的,尤其是……不爱学习的三哥。

  大帅让三哥出国留学的事情也是真的,只是,三哥觉得自己只能当副队长,队长让西州做了,就不开心了,所以没去……其实,顾晚觉得,兄弟之间何分正副,三哥的性子还是随性了些。

  至于我,要谢谢三哥关系了,我与西州自然是百年修来的好姻缘,只是要再与三哥强调一遍,顾雨婷只是顾家的养女,与我顾晚是没有血亲关系的,而且,因着顾家贪图航运生意,也是先舍弃了我,顾老爷和顾夫人亲手写下了血亲断绝书,我顾晚自跨出顾家的大门开始,便与顾家再无丝毫的牵扯。

  说到这里,我又觉得三哥是活的随意自在了一些,三哥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贵少爷,想来是不知道在如今这样的乱世,有好些人为了生计为了利益,是可以卖儿卖女毫无人性的,我想军政府的士兵中,有好些士兵兄弟也是早早就与家里断了关系,有那么多的人都与原生家庭没有关系了,多我顾晚一个又有何妨呢?s3;

  不过,我也不是没有娘家父母的,我十岁以前的养父母一直对我很好,我认他们做一生的父母也未尝不可,今日,他们两位也跟我一起来了,就在后面。

  三哥,你记好了,我的父亲叫江济北,母亲叫吴香兰,住在临江街106号,那边以后也会是我的娘家。

  可能三哥会觉得他们是乡下人,身份差一点,可在这样的乱世里,太多人为名为利,能有一份倾家荡产也要为儿女谋幸福的真心比什么都重要。

  再告三哥,我与西州之间夫妻感情的事情就不劳三哥费心了,说的不怕臊一点,年轻的夫妻哪里会没有小打小闹的,这还能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不是?可三哥花名在外,若是我还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去找三哥解决,我怕三哥的那些红颜会上门来找我的麻烦呢?

  最后,我和西州年纪小,还请三哥高抬贵手,莫要欺负我家西州不善言辞,也莫要欺负我这么一个小女子,麻烦将路让让,我和西州都不想错过的拜堂成亲的吉时呢,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